中銀協首席法律顧問卜祥瑞回應中資行在美涉訴案件

近期國內外媒體報道有關中資銀行在美涉訴案件事宜,為明晰有關問題,維護有關銀行合法權益及聲譽,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法律顧問卜祥瑞25日就相關中資銀行在美涉訴案件問題答記者問。

卜祥瑞指出,美國法院未經中國政府相關主管機關同意,僅僅依據其國內法,就判決中資銀行向美國案件原告直接提供受到中國法律嚴格保護的中國境內機構的客戶信息,屬于典型的對中資銀行行使長臂管轄權,明顯違反《商業銀行法》《民事訴訟法》《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等一系列中國法律相關規定,中資銀行依法不應該履行美國法院的判決。

卜祥瑞建議,中國銀行業金融機構在主動 走出去 的同時,一方面要高度關注國別風險,強化法律風險識別,持續完善依法合規經營的體制機制;另一方面,要嚴格遵守我國的法律法規,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積極做好個案應對工作,努力維護中國銀行業的美好聲譽。

卜祥瑞解釋,目前,一些大型的中資銀行在美國都設有分支機構,美國法院通常就是以這些分支機構作為 連接點 ,認定這些銀行與美國法院之間具有最低限度聯系,從而對這些銀行總行甚至我境內分行行使管轄權。即便是那些在美國沒有分支機構的中資銀行,只要利用美元清算系統開展跨境業務,也可能被美國法院以從美元清算系統獲益為由,認定這些銀行與美國法院之間存在最低限度聯系。

當前,中資銀行遭遇美國法院長臂管轄的通常情況是,中資銀行境內機構的客戶是美國法院案件的被告或被執行人,中資銀行僅僅因為是被告或被執行人在中國境內的開戶機構而被卷入訴訟,并被美國法院判決履行跨境送達、調查取證及協助凍結、扣劃財產等義務。若銀行不予履行,就有極大可能被美國法院判定藐視法庭并被處以高額罰金等處罰。這些案件中,中資銀行本身往往并無不當行為,與案件原、被告雙方的爭議也沒有任何關聯。但是,由于美國法院運用長臂管轄權的廣泛性,中資銀行被無辜卷入美國法院的案件中,從而飽受訟累。

卜祥瑞稱,《商業銀行法》第二十九條、第三十條規定:商業銀行有為存款人保密的義務;對于客戶存款,除非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商業銀行有權拒絕任何單位或者個人查詢。因此,中資銀行境內機構的客戶存款信息屬于依法應當嚴格保密的信息,只有在法律、行政法規有明確規定的情況下,中資銀行才能應國內法院、檢察院、公安機關等有權機關的調查取證要求,協助予以提供。

對于國外司法機關,《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七條規定:除依照國際條約規定的途徑或通過外交途徑外,未經中國主管機關準許,任何外國機關或者個人不得在中國領域內送達文書、調查取證;《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第四條規定:非經中國主管機關同意,外國機構、組織和個人不得在中國境內進行調查取證等刑事訴訟活動,中國境內的機構、組織和個人也不得向外國提供證據材料等協助。美國法院等司法機關要求中資銀行提供中國境內的客戶信息是一種司法調查取證行為,應當符合上述規定。

綜上,美國法院未經中國政府相關主管機關同意,僅僅依據其國內法,就判決中資銀行向美國案件原告直接提供受到中國法律嚴格保護的中國境內機構的客戶信息,屬于典型的對中資銀行行使長臂管轄權,明顯違反《商業銀行法》《民事訴訟法》《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等一系列中國法律相關規定,中資銀行依法不應該履行美國法院的判決。

至于美國案件原告有無向中資銀行調取中國境內機構的客戶信息的合法途徑,卜祥瑞解釋,通過司法協助途徑從其他國家獲取證據材料作為一種國際社會公認的合理取證方式,被廣泛運用于跨境調查取證,中美兩國之間也有相應的制度安排,并且實施渠道暢通、有效。具體而言:關于民事司法協助,中美兩國都是《關于從國外調取民事或商事證據的公約》(以下簡稱《公約》)的締約國;關于刑事司法協助,中美兩國之間簽訂有《關于刑事司法協助的協定》(以下簡稱《協定》)。因此,美國案件原告完全可以依照上述條約的約定,通過司法協助這一合法途徑,向中資銀行調取中國境內的客戶信息,中資銀行將予以配合,依法提供協助。

{}
天津时时彩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