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害人蛻變成施害者:深陷"校園貸"同學害同學

組織成員中近一半人,最初都是借了 套路貸 無法償還的被害人,為延期還債或折抵欠債金額,他們轉而加入犯罪組織,介紹更多同學借款

上:庭審現場;中:公訴人團隊;下:12名被告人

由安徽省淮南市大通區檢察院提起公訴的當地首例涉黑 校園貸 案件,一審于2019年6月5日上午9時在大通區法院開庭審理。大通區檢察院檢察長胡廠率領四人團隊出庭支持公訴。中國庭審公開網對案件審理進行全程直播,點擊觀看人數超過一萬。

該案共有12名被告人,其中11人被控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非法拘禁罪,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詐騙罪,搶劫罪,另有1人涉嫌非法拘禁罪。被告人胡玉、楊磊、毋淮峰三人平均年齡37歲,被告人李多聰、馮雷、李曉鵬、葛志強、杜家旺、汪繼、劉旭、梁壯、胡永超九人平均年齡22歲。12名被告人中有6人系大專以上文化,是淮南檢察機關辦理的首例高學歷涉黑犯罪案件。

被害人蛻變成施害者

在庭審調查、舉證質證、控辯答辯環節呈現出的各項證據及被告人陳述顯示,自2017年5月起,該犯罪團伙組織領導者胡玉,未經工商注冊就以 海闊金融公司 名義對外非法放貸。他們針對部分大學生喜歡超前消費,又膽小怕事不敢拖欠,回款難度小的特點,設計了 圓夢金 借貸項目,將放貸重點人群對準部分高校大學生。在當地高校廣泛散發印有 圓夢金 借貸微信群二維碼的宣傳單,吸引大學生添加小程序或微信貸款群借款。

然而,這個名頭響亮的 圓夢金 其實是個徹頭徹尾的 套路貸 。一旦借款的學生未能按期還款或無力償還,胡玉等人就會 誘導、逼迫 借款學生充當非法放貸業務員,在校園開展非法放貸業務。被告人李多聰、杜家旺、劉旭、汪繼等人,最初都是向胡玉借債卻無法償還的被害人。為實現延期還債或折抵欠債金額的目的,他們轉而應允胡玉,加入組織,參與到 圓夢金 放貸活動中。

這些人中,被告人杜家旺的表現尤其搶眼。他向 圓夢金 多次借款,總金額達到1萬多元,最終 泥足深陷 。面對不斷增加的本金和利息壓力,再加上胡玉的大力 勸導 ,說只要擔任校園放貸業務員,就能延期還債,還有 返點 ,這位大學生屈從了,先后介紹同學陳某、蔡某、何某、秦某、周某等五人到胡玉處借款,從一名被害人蛻變成施害者。

2017年7月,杜家旺介紹同學陳某到胡玉處借貸。陳某逾期未能還債,受到 看管 (非法拘禁)三天的待遇,其父母聞訊而來也被非法拘禁。其間,杜家旺主動參與 看管 活動。因陳某拒絕從網絡平臺取錢還債,胡玉未經其同意,脅迫陳某拿出身份證和手機,由李多聰、杜家旺從網絡平臺強行借出2萬元,經POS機掃碼轉賬至胡玉名下。杜家旺與李多聰因此被控涉嫌搶劫罪。

杜家旺知道陳某曾向另一名同學胡永超多次借錢,便同時電話通知胡永超,讓其趕至陳某所在賓館要債。胡永超趕到并參與了對陳某的非法拘禁,成了本案的被告人。由于杜家旺介紹來借款的學生不能按時還款,這些人借的債務金額就直接累積在杜家旺自己頭上。2017年的最后一天,胡玉以杜家旺做中間人 不老實 為由,指使馮雷等人 好好教訓他一頓 。在一間出租房內,杜家旺受到暴力毆打,被迫分別簽下了2萬元和6萬元的虛假借條和收條,才得以在2018年元旦凌晨3時許恢復自由。為了催促借款的同學盡快還錢,杜家旺多次滋擾同學,最終因違反學校規定被勒令退學。此后,杜家旺仍執迷不悟,繼續為胡玉賣命,成為其犯罪組織的骨干成員。

另一名被告人李多聰也是聽從胡玉的 勸導 ,加入組織謀求延期還債。被告人劉旭、汪繼也有相似經歷。胡玉曾向劉旭承諾,只要把借款人的債務要回來,就能拿20%的好處費。劉旭曾介紹宮某到胡玉處借款,后因宮某沒有按時還錢,這筆借款被記到劉旭頭上,劉旭被迫簽下雙倍借條,被控制人身自由,直至其父通過微信轉賬還款才重獲自由。被告人汪繼借款后遭遇多次逼債,2018年3月還曾為此報警,但最終還是被 套進 胡玉的組織,不僅拉人頭介紹借款,還參與了對借款人宮某的敲詐獲利活動。

{}
天津时时彩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