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輛15元“賤賣”?ofo在消失 用戶的押金怎么辦

一場盛宴之后,解決最后一公里的共享單車正在淡出人們的視野。

27日早晨,基金君在途中遇到了清理小黃車的環衛工人,經詢問,他們正在將不能使用的小黃車的清理,并轉移至安置點。

過量的投放,讓回收成為了熱潮退去后共享單車公司和政府的最大難題。要回收共享單車,需要支付拆卸、維修、人力等多重成本,成本可能比投入一輛新車還要高。

一場盛宴之后,ofo小黃車正在淡出人們的視野。

被債主追債

法院透露家底:ofo真的沒錢了

6月17日,中國裁判文書網發布一份事關ofo運營主體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東峽大通)的裁定書,裁定書顯示,東峽大通名下已無可執行財產。

根據裁定文書顯示,天津富士達自行車工業有限公司(天津富士達)與東峽大通曾現買賣糾紛,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天津高院)作出民事調解書,東峽大通未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天津富士達于是向天津高院申請執行,執行標的為2.5億元。

在執行過程中,法院調查發現東峽大通 名下無房產及土地使用權、無對外投資、無車輛,雖開設了銀行賬戶,但已被其他法院凍結或賬戶無余額。通過最高人民法院 總對總 查控系統對被執行人名下財產進行了查詢,系統反饋查詢信息為無財產。

法院到東峽大通住所地的不動產登記部門、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公安車輛管理部門進行傳統查控,發現其名下無可供執行財產。天津富士達亦無東峽大通的財產線索提供,法院亦已對東峽大通申報的財產進行核對,無財產可供執行,法院已向東峽大通發出限制消費令。

根據上述情概況,法院終結了該次執行程序,并稱天津富士達發現東峽大通有可供執行財產的,可以再次申請執行。

最后300美元扣劃給飛鴿

ofo創始人戴威上 老賴 黑名單

天津法院并不是第一家發現ofo沒有錢的法院,北京法院在5月的判決執行中將東峽大通最后的300美元已經依法扣劃給另一債主天津飛鴿車業發展有限公司。

而早在今年1月11日,天津科林自行車有限公司與東峽大通現買賣合同糾紛結案通知書中,執行法院已表示,經網絡查詢,東峽大通名下已無標的物可實施保全。

除此之外,東峽大通法定代表人也因不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而受到影響。

6月12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網信息顯示,因東峽大通不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法院已依法限制其影響債務履行的直接責任人陳正江出境。陳正江于去年10月接替ofo創始人戴威成為東峽大通法定代表人。

在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上,陳正江本人已有16條被列為失信人被限制高消費的信息。2018年12月4日,法院對東峽大通作出 限制消費令 ,限制該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戴威不得實施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ofo聯合創始人楊品杰、ofo總經理陳婧也于2019年4月30日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

基金君根據企查查發現,東峽大通目前ofo身上的商務糾紛已經超過400起,大多數發生在2018年和2019年。已經立案并判決的失信被執行的信息已經有13條。

{}
天津时时彩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