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三角知名制造企業抱團加入,拼多多“新品牌計劃”成員企業達62

“隨著拼多多的高速增長和‘新品牌計劃’的深入推進,平臺有望在3年內實現十億級別的定制化產品年訂單量”,拼多多副總裁井然于6月28日,在“新品牌計劃”長三角溝通會上如是表示。

井然進一步指出,在“新品牌計劃”的推動下,六個多月的時間里,拼多多已實現超過5700萬筆定制化產品訂單。

將扶持1000家各行業工廠

實際上,這是拼多多首度集體展示“新品牌計劃”的階段性成果,并借機深入產業帶進行覆蓋式布局。井然表示,長三角是中國優勢產業帶,“新品牌計劃”深入產業帶,將帶動更多企業加入,共同提升產業帶綜合競爭力,批量培育新型國產品牌。

“新品牌計劃”是拼多多于2018年12月發起的聚焦中國中小微制造企業成長的系統性平臺,根據計劃,拼多多將扶持1000家各行業工廠,為企業提供研發建議、大數據支持和流量傾斜,幫助中小企業以最低成本對接4.4億消費者的真實需求,培育新品牌。

據悉,共有3家長三角產業帶代表性制造企業參與了此次溝通會,分別是安徽德力、浙江三禾、江蘇絲飄,它們是該計劃62家正式成員企業之一。

“拼多多已累積收到超過6000家制造企業遞交的申請,近500家企業和品牌方參與了試點工程,正式成員達62家”,井然透露,“至今,拼多多共推出1200余款代表行業極致的定制化產品。”

“中國的制造企業正面臨新一輪的集體品牌化轉型,但在現有的市場機制下,這個轉型過程會相當漫長和困難”,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張春宇表示,中國的制造能力和需求供給之間的錯位長期存在,“新品牌計劃”的出現,為制造企業集體‘破壁’提供了可能。

中國制造業“培育品牌之困”

如今,絲飄是紙品行業新晉準一線品牌,2019年預計銷售額突破3.5億元,而2年多前,絲飄還是一家掙扎在生存線上的代工廠。

絲飄是“新品牌計劃”推動中小制造企業轉型升級的典型案例。創立于2007年的絲飄原本是諸多一線品牌的代工廠,嘗試做自主品牌后很快陷入瓶頸,線上和線下渠道同樣高昂的營銷成本,甚至使得企業陷入生死存亡。

絲飄所面臨的,正是中國制造企業的“品牌困境”,中國中小企業有較強的生產能力,但卻很難建立起自主品牌。

參與此次溝通會的安徽德力,已經是中國領軍型制造力量,但在培育自主品牌的過程中,同樣也遭遇了瓶頸。

德力擁有亞洲最大的日用玻璃器皿生產工廠,是國內首家日用玻璃上市企業,產品出口全球70多個國家,年銷售額超過10億元。2018年,德力在國內市場的市占率接近20%,市面上每5只家用玻璃杯子,就有1只是德力制造。

“在國內市場,部分國際品牌的日用玻璃遭遇瘋搶,實際上這些產品都是德力設計生產的,有的過一遍保稅區,就成了進口產品。”德力高級副總裁程英嶺稱。

有頂尖產品、無品牌認知,這是一批國內領軍制造企業的慣有問題。

參與溝通會的浙江三禾,也是另一家代表長三角尖端制造力量的企業。三禾是國內頂尖鍋具制造商,自創立以來,三禾便象征著行業高端品質,先后與包括雙立人、LECREUSET、膳魔師等在內的國際一線品牌達成合作關系,不粘鍋出口量常年穩居行業前列,在歐美等發達地區擁有極高的市占率。數據顯示,在意大利,每10戶家庭中,約有5戶使用的鍋具由三禾制造。

“在很多領域,我們的專利和技術是最好的,比國際一線品牌都要領先”,三禾董事長方成表示:“我們心里也不是很服氣”。

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張春宇看來,這是中國的制造能力和需求供給之間的錯位長,“比如提起吹風機,消費者會想到戴森或是飛利浦,叫得響的國產品牌寥寥無幾”。張春宇認為,中國制造企業正面臨新一輪的集體品牌化轉型。

“新品牌計劃”協助破壁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張春宇分析認為,這類企業具備頂尖生產能力,但很難短時間內適應強化自主品牌的市場模式,轉換成本太高、存在發展慣性,因此,需要很強的外部作用施以推動引導。

{}
天津时时彩时时彩走势图